鸳鸯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鸳鸯蝴蝶派中的现实主义 [复制链接]

1#
如何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http://baidianfeng.39.net/a_zzzl/150322/4595417.html

鸳鸯蝴蝶派中的现实主义

——读《啼笑因缘》《欢喜冤家》

与张恨水先生的相遇是在高一读完《京华烟云》之后,对民国的故事产生了兴趣,于是在图书馆找到《啼笑因缘》用作一个无聊的高中报告厅读书活动的消遣。其实当时《啼笑因缘》这本书旁边就是《金粉世家》,但是由于我自己比较轴,有名气的不如冷僻的,可能这样显得我比较厉害。进来又看了恨水先生的《欢喜冤家》,不禁有感而发。

张恨水先生在当时被划分成了鸳鸯蝴蝶派作家,简而言之,就是言情小说作家。相比之下,琼瑶女士也是言情小说作家,但是琼瑶女士的作品中,与现如今价值观相违背的内容较多,比如“你失去的是一条腿,而紫菱失去的是爱情啊”,纵使这种畸形的观念深受老一辈读者的喜爱,而这也恰恰反映了老一辈追求爱情之艰难,以至于十分推崇这种爱情至上,罔顾道德的东西。而张恨水先生的作品中,以一种现实的、冷峻的、悲悯的眼光去看待北京城里不同身份地位、不同性格的男男女女之间的爱情,或者可以说是闹剧,虽是言情之名,却实在是进行对于现实问题的探讨。正如张恨水先生的女儿所言“父亲的小说是以言情为纬,社会为经,爱情不过是穿针引线的东西,他所要表现的,是社会上真真实实存在过,发生过的事情,应该属社会小说。”当然不同的文学作品反映不同的社会现实,我更推崇张恨水先生在他的作品中展现出来的勇敢无畏和通透乐观吧。

《啼笑因缘》一书主要讲旅居北京的杭州青年樊家树爱上了在天桥下唱大鼓的姑娘沈凤喜,供她上学,让她逐渐接近自己的生活以期成为很好的伴侣,然而沈凤喜却因为更有钱的刘将军的青睐,而背叛了樊家树,最终被刘将军玩弄致死的故事。

《欢喜冤家》则讲的是,名伶白桂英追逐爱情,爱上了相貌英俊的小公务员王玉和,放弃了忠厚坦荡,家境殷实的林子实的求爱,却因为王玉和丢了工作也无心去找工作,两人回到乡下,白桂英受尽娘家和婆家的白眼之后离家出走。

两本书的结局给人无限唏嘘和怅惘。这里想借我看过的两本书中的女性形象来聊一聊我眼中的张恨水先生的价值观。

首先是坦荡,张恨水先生推崇讲义气、做事光明磊落的女子,譬如白桂英和关秀姑。梨园听戏,家境殷实的林子实对白桂英暗生情愫,第一次因为桂英贪慕虚荣去天津投靠汪督办而错过,第二次因为桂英不可救药的爱上交通部王玉和而错过,两次的错过,两人在酒楼做告别的时候却是书中最感动我的地方。桂英唱一出《红拂传》,就像红拂女拜别虬髯客一般,有爱人就是有爱人,不爱你就是不爱你,老老实实说出来,减少男子无聊的追逐,无谓的相思,光明磊落。其次是关秀姑,秀姑是个贫寒人家出身的姑娘,属于传统女性,有女侠之气而无现代实感,在情感关系处理上,关秀姑远不如沈凤喜和何丽娜所具有的大开大合的力量,她因樊家树慷慨解囊救治病重的父亲而爱上他,知道家树喜欢的不是自己之后,你若无情我便休,离开北京去参加义勇军,并且当了副指挥,“既然你不喜欢我了,那我也不喜欢你好了”在得知家树的爱人被刘将军折辱致疯之后,为报樊家树救父之恩,去刺杀刘将军,最终葬身于将军府。这两个女子,坦坦荡荡,重情重义,我敬佩这两个女子,拥有时不去索取无度,失去时洒脱不纠缠不做怨妇姿态,维护了自己和别人的体面,更是对自己和别人的负责任,这种嫉恶如仇的魅力显见其侠义精神,传统女性的智慧和光芒因此而滋生了人物的美学色彩。侠义的外扩和内在的温柔敦厚又致使其甘愿付出而不期待回报。

其次是现实,在面对现实问题时感情的不堪一击在这两本书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樊家树与沈凤喜,白桂英和王玉和,无一例外。沈凤喜出身低微、小有心计,即使被樊家树送去上学,也不可避免的臣服于刘将军的金钱诱惑中,虽然对家树有所愧疚,但是在无尽的财富中,迷失了自己,妄图将樊家树对自己多年的感情以几张支票弥补,露出了势利丑恶的嘴脸。白桂英在被汪督办戏耍之后,一意追求爱情,爱上了相貌英俊的小公务员王玉和,奈何王玉和是个绣花枕头,被交通部开除后骗兄嫂的钱结婚,婚后不敢告诉妻子自己失业的事情,在桂英得知真相之后,被桂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肺腑之言所感动,却依然胆怯窝囊,最后回到农村老家令桂英受尽白眼后离家出走。在感情和现实之间,张恨水先生先是塑造了一个绮丽的梦境,却又将这个梦境亲手打碎,让血淋淋的现实呈现在读者面前,告诉大家沉溺于美好的梦中,不如早日看清现实。

最后,是对世事无常和小人物的悲悯。沈凤喜是可爱的,出身卑微,但极具抓住生活缰绳的求生能力。在情感和现实欲求的对立状态下,为谋富贵,敢于破坏世俗的道德规训。倘若她出身优越,那么必定是一个风流人物,但过多的财富和没有见识让她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地位,妄图成为风光无限的将军夫人,最终落得个疯掉的下场。白桂英见识比沈凤喜多,来往的达官显贵也多如牛毛,她不贪慕虚荣,只一心一意追求自己的爱情,却没想到所托之人是个绣花枕头,这并非是桂英的错,只能说世事无常,惹人痛惜罢了。恨水先生笔下的人物没有正面反面之分,每一个人都是可爱的,只是因缘际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命运奋力抗争,只不过世俗的力量太过于强大,让这些人物在自己的命运里苦苦挣扎却未摆脱命运的捉弄。

张恨水处在一个民族转型时期的写作受整体社会发展状况的影响:“他徘徊于旧营垒,窥视着新观念,依附于俗趣味,酿造着雅情调,留连于旧程式,点化着新技巧,总之积习难返,

却始终不愿沉溺于陈旧的套数,时时追求着改良和变新。不研究张恨水,就很难真正理解中国小说在20世纪转型过程中沉重的失落感,以及突破旧程式的艰难步伐。”由旧而新、亦旧亦新的

格局体现的是一位从过去年代走来的通俗文学作家的前瞻性,而他的作品中所体现的观念也为现代世界所接纳。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